今天早上,我把先生送去了安養院…

每週三下午,是我與一群照顧者的藝術舒壓時光,
不時會聽見照顧者們期待週三的下午,覺得這是一週中最幸福的時光。
為此心中總是充滿感恩,因為知道自己所能給予的非常有限,
感謝神使用我,為他們打造一個安適的午后。

今天有一位照顧者黑貓(化名),剛走進門就哭了,
她邊走邊流著眼淚說:「我需要,真的需要哭一下」,
接著就跟著社工到別的房間去了。
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也不知道事情的大小,
但直覺地為黑貓在團體中,留了我身旁的這個位子。

經過一段時間,黑貓從房間走出來,看見七、八位同學都已就座,手上忙著黏貼自己的創作和故事,
她徬徨地問:「我要坐在那裡?」,帶著仍在起伏的情緒。
助教跟黑貓說,我為她留下了身旁的這個位子,
黑貓看著我說:「老師,妳怎麼知道我需要坐在妳旁邊?」
接著,她眼淚流下來說:「今天早上,我把我先生送去了安養院…」,

我看著她,眼淚也在眼眶裡打轉。

七十歲的黑貓照顧著一百歲的先生,從第一天認識她,
就知道她為了照顧先生,每天只能有非常短暫的睡眠,
她硬撐著、努力地把先生照顧得妥妥當當,卻將自己燃燒殆盡。
很多人勸她,但她實在不放心、也不捨得讓先生離開家,去到陌生的機構接受照顧。

黑貓靠在我肩上,眼淚濕了我的衣袖,邊哭邊述說著自己心中的掙扎,即使只將先生送去機構14天,她還是心如刀割,為自己的決定感到難過萬分。


「將先生送去機構後,我就坐公車衝來這裡,我一定要來這裡,不然我不知道要怎麼撐過去…」

在後來的團體時間中,許多照顧者為黑貓鼓勵,肯定她勇敢地做出改變,勇敢地多照顧自己一點。
黑貓還打趣說,這14天她要做回她自己,如果看到她騎著重機,也別太驚訝。
接著,黑貓跟著大家一起玩遊戲、分享最近的近況、將人生歷程創作成一個美麗的藝術品。
離開團體時,黑貓揮著手說:「老師,謝謝有妳!」

其實,真的要說謝謝的,是我。
謝謝你們願意信任相較之下年紀尚輕的我,

將自己最真的感受、最痛得眼淚、最深的恐懼,放心地與我分享。
謝謝你們讓我了解到照顧者的那份心情,
在照顧家人到失去自己的時候,仍心心念念著對方的那份愛,在幾經掙扎之後,仍選擇繼續照顧的那份情義。

此刻,仍感覺黑貓沾在我臉龐上眼淚的溫度,
感謝神給我這個機會,與照顧者們靠在一起,
覺得非常的榮幸、非常的珍惜,這段與你們在一起的時光。

文/康思云

轉載自:美國亞洲ESTA唯一授權的藝術輔療課程『新活藝術 』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