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敢去愛

十歲出頭的兒子參加了兒童劇團,導演帶著孩子們讀劇本時,會針對不同的角色問一些問題,讓年紀尚小的小演員們有機會揣摩角色的心境。

其中有一個角色「藍寡婦」因丈夫過世得早,又留下一身債務,常常以淚洗面,漸漸得了這個稱號。導演問:「為什麼藍寡婦這麼愛哭呢?」,有的小孩說:「大概因為她淚腺特別發達」,也有人說:「該哭的是她先生吧,沒得活了」,當然也有孩子回答:「她想念先生」或「她沒有錢」,而我們家孩子則問了一個導演意料之外的問題:「是不是愛一個人,就一定要面對他的離開?」,問題來得太突然,當下無法有太多的討論。那天晚上,兒子問我:「如果愛一個人,會因為他離開而非常難過,那為什麼還要去愛?」。

這不是一個新的問題,大學時聽失戀的朋友說:「我再也不要那麼愛一個人」,也曾聽愛狗過世的朋友說:「我再也不要養寵物了」,因為愛過而失去的心痛,使我們不想再經歷一次。

我問兒子:「如果有一支超好吃冰淇淋,今天吃了,明天就沒得吃了,你要吃嗎?」,他說:「當然要啊,有得吃為什麼不吃?」,我再問:「但是有可能吃過之後會非常想再吃一次,結果吃不到了會很難過耶…,不如不要吃吧,沒吃過就不知道有多好吃啦!」,兒子立刻說:「我為什麼眼前有冰淇淋不吃啊,現在不吃才會難過吧。」。

兒子的回答,讓我想起心理學大師Carl Rogers的理論「活在當下」(live in the here-and-now),意指不要陷落在過去的悔恨中,也不要因為對未來的憂慮而裹足不前,要聚焦在此時此刻,勇敢去做所當做,享受並接納正在經歷的一切。

但是,愛一個人不像吃一支冰淇淋那麼簡單。

我們會因為所愛的人離去或離世而傷心欲絕、肝腸寸斷,那種痛太深刻,以至於有機會再愛一個人時,我們憂慮未來的分離而遲疑了,擔憂使我們眼光專注於失去的痛苦,甚至忽略了相愛相伴的那份喜悅和難以言喻的美妙。

我又問兒子:「如果有一天你所愛的人離開了,你會因為想起和他一起快樂的時光而開心呢?還是難過呢?」,他說:「如果是快樂的回憶,想到時應該會開心吧!妳呢?」,我說:「有時候開心,有時候難過吧…」,接著他說出了一句讓我意想不到的話:「但是只要我想起他,就表示他仍活在我的腦海裡,他還跟我在一起,沒有離開。」。

或許,想到離開的人會讓我們心痛、讓我們流眼淚,但這些心心念念,卻是我們愛過的證明,因為這份愛是真的,所以我們牽掛著、思念著、傷感著、懷念著。這樣一份愛,豈不比冰淇淋更美味、更值得經歷嗎?

最後,兒子豁然開朗的跟我說:「媽媽,我覺得,即使所愛的人會離開,我還是要勇敢去愛!」

文/新活藝術執行長 康思云

轉載自:美國亞洲ESTA唯一授權的藝術輔療課程『新活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