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係釀的酒,你也有一顆想要挑出來的壞葡萄嗎?

小時候第一次聽到「說出去的話像潑出去的水」這句話,覺得這個形容貼切得很有趣;長大後才知道這句話真是真實地近乎殘忍,因為在關係中的「覆水難收」,常是我們心中最深的痛。曾聽一位七十多歲的奶奶講起孩子年幼時,錯打了他一巴掌,即使孩子已四、五十歲了,奶奶還是停留在令她後悔的那一幕,深深地責備自己。

我,也有一件非常後悔的事情。

大兒子五年級那一年,因為小兒子連續高燒6天、數次就醫都無用,那天晚上我憂愁地抱著昏沉的2歲小兒子,正與先生討論是否要送大醫院時,突然聽到大兒子房間傳來「砰!」一聲巨響,我們衝去時看到他抱著腳倒在床上不斷哭泣,頓時心想「骨頭會不會斷了」,但後來發現他腳可以自由活動還是哭不停時,我跟他說:「不要再哭了,弟弟發高燒我們已經很亂了,你小心一點就不會發生這件事啦。」。那一刻,他受傷的眼神,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。

接著,大兒子的叛逆期就如海嘯般襲來,班導師數次與我溝通他在學校行為的轉變,對於他和老師及我們之間不斷出現的衝突,在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況下,一切就已經發生了。經過幾個月的煎熬,大兒子與學校老師的關係又有了新的平衡,對我們也不再有那麼多的憤怒,但總感覺兒子離我有一段距離,彼此的關係不像過去那般香醇、甜蜜,甚至有些酸苦難以下嚥。

台灣有一支世界冠軍的埔桃酒(葡萄酒),由外埔的樹生酒莊釀製,在38個國家、6200款葡萄酒中脫穎而出,在世界規模最大的德國世界酒類競賽(Mundus Vini)勇奪金牌。酒莊主人洪吉倍說,成千上萬採摘下來的葡萄,都要一一挑選,不能有一顆壞葡萄藏在裡面,才能保證酒的品質與味道。

如果人與人的關係是一罈酒,彼此間的對話、互動累積出關係的品質,如同一顆顆豐碩甜美的葡萄。那麼,當壞葡萄出現時,該怎麼辦呢?我們既無法讓已發生的事情回到過去,要怎麼將這顆壞葡萄挑出呢?

大兒子上國一後,某天晚上,我鼓起勇氣跟他聊起那個晚上所發生的事情,我問他:「當我對你說了那些話,你心中的感覺是什麼?」,他停頓了一段時間,說:「我覺得在妳心中只有弟弟重要,自從他出生以後,妳就不再是我的了。」。我告訴他:「那個晚上,我為著弟弟的病很擔憂,當你受傷時,你哭泣的聲音讓我覺得,自己實在無法再承受另一個孩子的痛苦,兩個加在一起,我快要不行了,因此,我希望你能不要繼續哭泣。但我非常後悔,每次想到那個晚上都很難過,你能原諒我嗎?」,他看著我,微笑著點點頭。

漸漸的,我感覺大兒子越來越靠近了。

我們都無法保證,對所愛的人不會說錯話、做錯事,但是,這些不小心、不成熟,也不至於立刻成為一顆壞了一罈酒的葡萄,只要我們願意敞開心,勇敢地詢問對方的感受,說出自己的後悔,與愛他的心意。

你,也有一顆想挑出來的壞葡萄嗎?

文/康思云

轉載自:美國亞洲ESTA唯一授權的藝術輔療課程『新活藝術 』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