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人最不可愛的時候,就是最需要被愛的時候

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疑問?為什麼家中的長輩總是同一件往事無限重播,而且偏偏都是不開心的事,弄得聽的人也越聽越心煩?

每當有人問我,遇到這種狀況,到底應該怎麼處理?

我總會想到她…

與她的每一次對話,都在家庭的種種問題裡打轉著。她總是這樣開始:「彭小姐啊!我女兒都不打電話也不來看我,我當初….」一疊疊整理好的收據,一張張都在訴說著變賣黃金供應孩子需要的故事。她一手拿著收據,一手捧著相本,指著相片裡孩子們的小臉,愛憐的說:「你看小時候多麽白白胖胖,好聽話、好可愛,現在怎麼變成這樣…」這一說,就是一個小時起跳。因此只要她一出現,大家都紛紛走避,擔心自己一個不注意,就會卡在她的抱怨裡,動彈不得。

對於她,我試過耐心專心的傾聽,結果陷入無止盡的怨懟循環。試過與她一起想辦法,幫忙聯絡兒子傳達她對女兒的期待,卻一起被困在解不開的家庭枷鎖中。於是,我也開始加入走避的行列,深怕陷入她的情緒深淵,帶著我的無可奈何與無能為力。

偏偏這一天,她直接搬了張椅子坐到我的面前,帶著收據、帶著相本,硬生生的阻斷了我逃走的生路,口中再度播放出一樣的劇本。

這一次,我看著她,任她的故事穿過耳際,我決定,把那抱怨的簾子掀起,試著探究藏在後面的她。

我看見,一位努力的母親,在她的記憶裡,她含辛茹苦的養育孩子,對孩子諄諄教誨,希望孩子成器。

我看見,一位挫折的母親,親子關係不但沒有達到她的期待,還朝著反方向走。

我看見,一位傷心的母親,她不知道除了不斷地訴說,她還能怎麼排解她的難過。

她,只好帶著她的憂傷,只好帶著她的憤慨,尋找同仇敵愾的同伴。

無止盡的訴說,是她唯一能排解心情的方法,卻不能真正治癒她心裡真正的空洞。

於是,我忽然懂了。

聽完的隔一天,我寫了一張卡片,遞給她。

她很詫異,臉上寫著困惑。但仍在滿腹疑惑中接受了卡片。

再一天,她看到我,原本以為還會再來一次重播,但她卻認真的看著我,說:「彭小姐,謝謝你。其實,我沒有這麼好,但謝謝你說我是這麼好。」她的語氣帶著堅定,她的眼神,散發出我未曾看過的平靜。

「謝謝妳願意和我分享妳的故事,從妳身上,我看到一位百般照顧孩子的母親,我體會到母親對孩子滿滿的愛。一輩子照顧別人的妳,一輩子奉獻愛的妳,辛苦了。也請記得好好照顧這個不斷付出的自己:)」

當人最不可愛的時候,就是他們最需要被愛的時候。

文/彭恩寧

轉載自:美國亞洲ESTA唯一授權的藝術輔療課程『新活藝術 』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